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起底注销手机号回收链条:销售类从业者销号情况较多,运营商无法抹除使用痕迹_ڿ

每日经济新闻 2024-04-10 15:04:58

◎“其实别人用过的,收回来的号码,(使用上)也是没有什么影响的”。据客服介绍,虽然比例不高,但若用户屡次接到此前用户未解绑或换绑手机号导致的骚扰电话,可通过下载相关软件尝试拦截。

◎一些老号段的号码,如开头为“135”“153”“139”的号码中,广告和骚扰会相对较少,很多广告或骚扰电话的号码开头都是“17”“19”“16”类。

◎较为特殊的工种如销售、广告顾问等,也是号码注销较为频繁的用户之一。“他们就用一个月、俩月不就扔了,他们做广告的。”据线下销售介绍,这类用户往往因拨打较多电话被标识表记标帜或被锁定,一旦被锁定,就要携带本人身份证至营业厅解锁

每经记者 杨卉    每经编纂 梁枭    

自从电话号码“落户”到个人名下,销号就变成每一个号码被放弃前的最后动作。然而,实名制不只是出现在通信领域。随着全网纷杂的账户陆续要求用户绑定电话号码,销号就意味着要大量更换或解绑相关信息。

近日,安徽省铜陵市公安局民警在社交媒体账号发布的一则科普视频引发轩然大波,“注销手机号等于出卖本身”的说法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广泛关注。

为了弄清注销后的号码是怎样流转到下一位客户,以及随意注销号码有哪些风险、如何规避,4月7日至4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了十余家运营商线下营业厅及分销商门店。据记者走访了解到的情况,目前市面上已经有三至四年时间没有新号段放出,流通的号码大多是被“多手”使用过的。运营商将注销号码回收后,会有几个月至几年不等的“冷冻期”,随后号码才会被投放至市场。不外,运营商不具备解绑或抹平使用痕迹的权利,需消费者自行操作。

按照分销商介绍,通常来说,优惠力度较大的各类“大王卡”、从事销售类行业、有频繁拨打电话需求的用户往往是注销的频发区。每经记者走访发现,虽然线下门店已经停售有通话时长的大流量卡,但仍有不成接打电话的流量卡出售。

至于如何规避风险,单从号码上看,开头为“135”“153”“139”的号段属于“老号”;“193”“190”“197”“196”“192”开头号码则相对较新,是不少推销类电话较为常见的开头。此外,除了在销号前尽量解绑或换绑号码,携号转网也是应对“解绑懊恼”的方式之一。

多家线下店贴出提醒告示 已有三四年未出新号段

“新用户入网需(须)知:本厅所有号码为信用号码,号码均为重启号码,如遇收到前容(用)户预留业务的电话或信息,应立即明确告知来电方此号码客户已注销,现在是我本人使用,停止一切关于前客户办理业务方的电话或短信骚扰。”

“因号码资源有限,您购买的号码可能为重启号码。若无法用该号码注册第三方办事,请您及时与第三方企业沟通处理。”

北京某移动线下营业厅内张贴的新用户入网告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杨卉 摄

4月7日至4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十余家销售电话卡的分销商及三大运营商线下营业厅发现,多家门店张贴了诸如此类的提示。业务办理窗口上张贴的通知有时错漏频出,在一墙的广告中显得并不起眼,而这样的信息已难以推断张贴的时间。

北京某电信业务分销商贴在店内的告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杨卉 摄

溯源门店提示时间很难,重启号码被大众舆论热议的时间却很清楚。

本年“清明”假期期间,一则“注销手机号等于出卖本身”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刷屏,通过热搜成为广大网友新的谈资。随后,在媒体和社会舆论的关注之下,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官方客服都回应了重启注销手机号码一事。

中国移动官方客服称,移动号码销户后存在90天“冷冻期”,“冷冻期”过后,号码会再次进入号码库用于后续向市场投放。中国联通客服也表示,注销后的号码确实会被重新投放进“号码池”,但被投放时间无法确定。中国电信客服人员则表示,用户的手机号注销后会有90天的冻结期限,此后才可能被重新投入市场,至于后续是否会被投放、有没有投放,暂无法确定。

4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运营商线下门店。据北京某电信营业厅工作人员透露,注销的号码回到号码池后至少要半年至一年的时间才会发放给下一位用户。记者通过电话追问能否买到首次使用的号码时,该客服称“无法保证”。不外,她也建议,有这类需求的消费者可前往营业厅办理号码并提出开新号的要求,具体需看营业厅如何办理。

“其实别人用过的,收回来的号码,(使用上)也是没有什么影响的”。据该客服介绍,虽然比例不高,但若用户屡次接到此前用户未解绑或换绑手机号导致的骚扰电话,可通过下载相关软件尝试拦截。

从走访情况来看,对业内来说,运营商回收号码和再次销售确实是事实,并且很常见。消费者如果对此心存顾虑,该如何分辨重启号码?销售多家运营商电话卡的分销商刘心告诉每经记者,要分辨这类号码很难。

据了解,无论是联通、移动还是电信均有重启号码,且目前已有近三四年的时间未出现新号段。不外,刘心及多位业内人士也指出,一些老号段的号码,如开头为“135”“153”“139”的号码中,广告和骚扰会相对较少,很多广告或骚扰电话的号码开头都是“17”“19”“16”类。刘心直言,按照本身的卖号经验,买长期使用的号码和从事销售类、几个月就换卡的用户不同,建议在开号时仔细挑选。

运营商不具有解绑或抹除使用痕迹的权利

其实,“二次放号”甚至“多次放号”由来已久,此次引发网友热烈讨论,还是与近年来大量网站、APP、金融账户均需绑定手机账号,且可通过手机号码以收验证码的形式登录账户进行更多操作有关。

按照多家营业厅工作人员及分销商反馈信息,购买电话号码的消费者拥有号码使用权,一旦将其绑定至APP或账户就属于个人隐私,运营商不具备查询、解绑或抹平使用痕迹的权利。用户可在全国电话卡“一证通查”查询更多的绑定信息,但也无法全面覆盖。

图片来源:网站截图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就指出,目前“一证通查”仅支持16个头部应用。从使用量来看,这16个头部应用几乎可以占到所有APP使用量的95%以上;但这些应用在APP总量中的占比很低。加上很多用户注册某些应用后就几乎很少登录,难以统计个人号码绑定的APP。

付亮进一步分析称,在诸多网络实名制注册工具中,“手机号+验证码”是最容易实现的一个,也是最被广泛使用的一个。需要注意的是,其他公司APP的验证码并不是由电信运营商发出,运营商仅提供了短信通道,也并非所有APP均支持注册用户注销。

至于消费者最担忧的支付环节,据付亮介绍,无论是银行APP还是微信、支付宝等支付工具,都有比“手机号+验证码”更严格的实名认证环节。若较长时间未使用或更换了使用终端,厂商都会要求使用者重新实名认证。一旦实名认证通不外,就很难发生支付行为。

“这样,获得复用手机号的用户也不能转走原使用者在银行账户中的钱。近几年,在反诈的要求下,支付工具明显提高了支付环节的安全标准,基本上堵住了复用手机号用户接触到原号码主人资金的渠道。”付亮称。

不外,“钱袋子”守得住,个人信息就未必了。

在付亮看来,由于大量网站支持“手机号+验证码”的登录方式,获得重启手机号的用户可通过“手机号+验证码”登录之前用户注册的网站。若这些网站存储有个人隐私信息,就可能导致信息泄露。不外他也表示,存储有隐私信息的网站在读取数据时,大多要求提供“姓名+身份证”等升级的安全验证信息,重启手机号的用户并没有这些信息。

不外也要看到,部分小规格APP对姓名、身份证号、密码等隐私信息的庇护力度不够,不法分子拿到这些信息,再加上“手机号+验证码”,就可能登陆前主人使用的多个APP。

“但这并不成怕。从用户注销手机号到运营商二次投放市场,有三个月以上的间隔期,间隔期越长,信息的价值越小,因泄密给用户带来的影响也会快速衰减。”

针对这一现象,付亮提出了几点建议:办理部门需充分认识到安全级别的强弱;“手机号+验证码”可用于实名制登录,但不能用于支付环节安全的验证。同时,应强化APP的登录异常判定,减小网络实名制的范围,尽可能避免没有办理能力的团队拿到用户的实名信息。

对个人用户来说,应对密码分级设置、尽可能少在互联网平台存储隐私信息。此外,注销手机号码时,还应尽可能将银行、互联网支付工具的关联手机号码修改为新的正在使用的号码,以便第一时间收到官方提醒信息和验证码。

实名&限制开号数量,哪类用户频频注销号码?

其实,自从电话卡进入实名制开卡时代,来自报刊亭、街头小贩或其余渠道的“僵尸卡”明显在减少。营业厅也会反复提示,电信业务经营者应全面落实电话用户实名登记制度,承担对代理商落实实名制的办理责任,明确有关违约处置办法。建立电话用户开卡数量核验机制和风险信息共享机制,不得超出限制规定的数量办理电话卡。

至于具体限制数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走访中获悉,目前三大运营商对每个用户实名办理电话卡的数量都有必然要求,如每位用户最多同时拥有五张移动电话卡;三大运营商电话卡合计不能超过十张。

北京某中国联通营业厅内的通知栏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杨卉摄

在此背景下,哪些号码或用户仍是注销“高频区”?

从走访情况来看,“物联网卡”(运营商为物联网办事企业提供的用于智能终端设备联网的,仅面对企业用户进行批量销售,广泛用于共享单车、移动支付、智能城市、自动售卖机等领域,不面向个人用户)后,优惠力度较大的“大王卡”或“流量卡”(低月租、高流量、部分有合约期且限量上架的电话卡)成为注销频发的场景之一。这类电话卡往往以线上销售为主,凭借较低的资费和大流量来获取青睐。

图片来源:网站截图

以电信“樱桃卡”为例,按照产品介绍,该卡合约期为12个月,月资费为29.9元,含155G的通用流量+30G定向流量+100分钟通话时长。在电信资费易升难降的当下,这样的宣传确实很易打动消费者的心。然而,这类电话卡也有不少隐藏“套路”,如合约期到期后是否续约还要看运营商政策;网速受限;使用一段时间后套餐价格上涨;网上注册有信息泄露风险;需充值才能使用等。

图片来源:社交媒体截图

对消费者来说,一旦套餐涨价不再优惠,或出现其他使用问题,只有携号转网和注销号码两个选择,因此“注销便捷”往往也成为这类电话卡的卖点之一。

图片来源:社交媒体截图

值得关注的是,早在2021年,有关部门就曾发布通知,强调凡是实施不法办理、出租、出售、购买和囤积电话卡、物联网卡以及关联互联网账号的相关人员应停止相关行为,并于2021年6月底前主动注销相关电话卡、物联网卡以及关联互联网账号。

去年3月,一张“加强互联网卡销售管控的通知”的截图在“卡贩子”的案牍及社交媒体上流传。按照截图内容,去年4月起,优惠后实收不低于29元/月、总流量最高135G(含定向流量)入网预存不低于50元的电话卡成为重点监管对象。

图片来源:社交媒体截图

然而,在走访线下电话卡销售门店的过程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不少店铺内张贴着广告,涉及有通话时长,可接打电话的大流量卡。虽然进一步询问后被告知这类电话卡目前已经下线,但仍有不成接打电话的流量卡出售。

按照销售人员介绍,这类流量卡的月租价格大多在19元/月至50元/月之间,每月流量基本超过100G或不限,开卡也需实名办理,部分流量卡还会收取必然卡费。

某线下分销店内的流量卡广告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杨卉 摄

除了流量卡,较为特殊的工种如销售、广告顾问等,也是号码注销较为频繁的用户之一。“他们就用一个月、俩月不就扔了,他们做广告的。”据线下销售介绍,这类用户往往因拨打较多电话被标识表记标帜或被锁定,一旦被锁定,就要携带本人身份证至营业厅解锁,每人仅可解锁三次。超过规定次数后号码无法解开,需进行销号处理。

4月8日,当记者以广告、销售从业者身份咨询某运营商线下营业厅时,有门店工作人员透露,除了通过个人身份证开通电话号码,有需要的企业也可凭借营业执照及多名员工身份证开通号码。通过这一模式,电话卡可在企业员工之间流通,用卡需求较多的员工可以使用其余员工名下的电话卡,离职时也无需自行注销电话号码。

(文中“刘心”为化名)

封面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手机号 运营商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每经经济新闻官方APP

0

0